茶霖浅若Cup

三千米的大床不够我滚的
详情看置顶
严禁转载

《那方面到底是什么方面》/レオ司

※已交往同居前提,雷死人不偿命请慎入

美好的早晨从朱樱司气急败坏一把推开隔音练习室的大门开始。

对比平时品行端正扣子扣到最顶令人怀疑会不会因此被勒死的着装,今天的末子衣服穿的像是朔间凛月2.0脖子上还有点草莓。

稍微乱一些的衣服还引不起百分百的重视那下一句话简直比莲巳敬人跳脱衣舞还劲爆。

“Leader你是不是那方面有问题!”

什么那个,哪个。

如果说鸣上岚现在嘴里塞的下一个鸡蛋朔间凛月嘴里塞的下一个番茄那濑名泉的下巴就掉的和和长颈鹿的脖子一样长,三双眼睛齐刷刷看向月永レオ观察他们王さま的反应,结果月永レオ脸不红心不跳面不改色坐起身就是一句:“スオ对不起我也不想那样的。”

那样,哪样。

三个人对脸懵逼,眼神再齐刷刷看向朱樱司,他们的末子依旧忿忿不平盯着月永レオ:“Stupid!到底是为什么啊!”

“ス~オ这个真的没办法,对不起,天生的。”

天·生·的。

信息量太大一时间还有点消化不来,可是再消化下去肯定是消化不良吃健胃消食片也解救不了的下场,面面相觑之下朱樱司深吸一口气把月永レオ拽起来顺便给前辈们鞠了一躬:“对不起会耽误时间前辈们这件事Leader必须给司一个交代。”

小两口出了门留下三张写着“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觉得这事不太妙”的脸,濑名泉首先反应过来面膜一撕招招手,鸣上岚也反应过来放下镜子,朔间凛月难得清醒一脸严肃地第一个发言:“这个事情很重要,关系到ス~ちゃん的终身性福。”

“xing上别加重音好好讲话くまくん。”

“没想到王さま居然有这种事之前完全不知道……真是苦了司ちゃん了。”鸣上岚攥着手帕哭哭王さま太可怜了那方面居然出了问题。

朔间凛月捂着心口也是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你们说有没有可能是王さま一直没有一个男子高中生的样子所以完~全不了解那方面才造成的。”

濑名泉托着下巴郑重其事点了点头表示完全有可能。

“他的〇〇云网盘里除了《宇宙探秘》《探秘宇宙》《旅行到宇宙边缘》《宇宙的奇迹》等纪录片就只有他写的各种歌了。”

“他的书架上从《UFO与外星人之谜》到新〇字典没有一点男子高中生应该有的书籍杂志,床底塞的是乐谱。”

“上次去王さま那边他的柜子里只有ス~ちゃん藏的旺仔牛奶,看包装应该是新出没多久的那个特浓的。”

“我看かさくん那个小鬼活的不耐烦了胖死还怎么当偶像。”

“我觉得不会,セッちゃん你知道吗最近都再说那个叫『〇与制作人』的游戏据说那群沉迷其中的我们的Fan都扬言要拿一个姓李的的黑卡来支持我们。”

“啊啦,两位到底讨论的话题是什么啊,不应该是把王さま和司ちゃん的事解决吗。”

鸣上岚笑得人觉得有点发寒,于是话题继续走上了正轨,三个人暗搓搓商讨出了几个适用的方案。

第二天月永レオ按照惯例推开练习室的门大喊了一声“呜啾——☆”,还没来得及跟下句猝不及防手里就被他三个忠心的骑士塞了一手的东西。

月永レオ盯着手里的东西看了半响,愣愣地抬头问这到底是什么他们拿来刺激inspiration的诞生的吗。

“王さま对不起我们一直忽略了你居然有那方面的缺陷,商讨之后我们觉得是你一直不在意这部分需求于是我们给你提供足够的内容。”鸣上岚激情推销。

月永レオ从好几本性/感写真集中移开视线,再望向另外的塑料壳子,暴起一根青筋。

“王さま如果你嫌静态不够动态才能引起你的感觉那么这两盒保证你满意。”朔间凛月面色诚恳。

还有一盒药。他有点忍不下去了。

“咳,那个是……”

“你们是不是对我和ス~オ的事情产生了什么误解??昨天我早上写乐谱太兴奋拿过来的纸没想到是他的作业所以他骂我啊!”要拿也应该是蓝瓶的小儿酸锌口服液都比这个好。

“那天生的是怎么回事啊?”

“脑子是天生的啊难道你后天塞的浆糊吗!”

朱樱司进门的时候看见他的恋人面色有点阴沉地拿着伟〇,濑名前辈也黑着脸说他要用蒂花之秀洗手液洗完手打爆那只出主意的熊的头。

—END—

回归相声演员本色,考前果然我还是忍不住放飞自我(。)
请不要学我发疯我脑子有毛病我考完就删。

评论(24)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