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霖浅若Cup

🍵Charling's Teahouse🍵


ES坑养老越养越老
MHA吸久越吸越久


头像@莹



Fa迷妹兼后援会长 严重同担拒否

愿望是爱的人都好好的
自己也能变成自己所憧憬的目标

虽然还是用脚写文

除熟人外未经允许请勿转载文章

《Kiss》/レオ司

*清明短打。梗源亲友随机抽取。
*关键字:早安吻/停电/世界末日
*反正在一起就是糖了!OOC预警一波!

>>>>


窗帘模模糊糊透来了朦胧的光亮,带起了鸟儿略显惊慌无措的鸣叫。



床上,红发的人略微挪动了脑袋试图睁眼撑起眼皮,橙发的那位早已比较清醒。月永レオ把那颗睡意浓重的脑袋往怀里搂了搂,悄悄在爱人的额头上印上一个轻轻的吻,看着朱樱司最后还是抵不住困意侵袭靠着他的胸膛枕着他的手臂呼吸均匀的可爱样子,笑意纯粹明亮。



“睡吧,我最爱的スオ……♪”



月永レオ试图去拉亮台灯,不过无论怎么开,他都无法拉亮那个暖黄色的小灯泡。




“果然我虽然是天才但也一直是笨蛋啊…!”他咕哝了一声,“都世界末日了诶,谁会去管能不能正常生活呢。”




不过,只要被子里仍有温度,他才不会去管那些有的没的。悄悄握住爱人的手十指相扣,他也闭了眼继续享受宁静。




东方泛起这个星球最后一抹鱼肚白,天空澄澈得几乎没有云彩——最后一天,是一个好天气。




时间久了,月永レオ手被枕得有些酸麻,他悄悄挪了挪手臂,朱樱司大概是感受到了异动,迷迷糊糊睁开了眼。




四目相对,绿瞳和紫眸同时撞进对方眼里,朱樱司揉了揉眼睛,向爱人弯了眸:“早啊,レオさん。”



“嗯嗯,スオ早安啊~”月永レオ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枕着我的手臂半天了,总得给点补偿吧!”



“不是我才没……唔!”朱樱司瞪大眼睛盯着在眼前无限放大的人脸,总觉得那人的睫毛再近一点就能扑到自己脸上——他至今还没习惯这种“突然袭击”。



被亲了,嘴唇还被舔了一遍。朱樱司羞恼地瞪了一眼他,月永レオ却毫不在意笑嘻嘻地回应,当做早安吻不就好了吗一下子就从スオ那里汲取了很棒的灵感呢!要试试吗!



他说着拿起床头柜的马克笔,装作一副要在地板墙壁乱画一气的架势,悄悄观察朱樱司的反应。月永レオ只看见自己爱人对自己行为难得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一副听之任之的态度好像就是随他去了。




……スオ?



嗯……レオさん你画吧。朱樱司坐在床上,屈膝把头埋在膝盖当中,闷闷的小声补了一句。反正……以后也不用刷,也不用纠结了。



月永レオ听见他的小骑士小小抽了一下鼻子。


“不会的。”朱樱司抬头惊讶看着他。



“可是,今天不就是——”



“跟スオ在一起的话,去哪里都无所谓啊。”



朱樱司的身后传来另一个人令人安心的体温,他静静地平复了一下心情,窗外的蓝色渐渐明媚了起来。




我明白了。




诶,スオ,你明白什……唔。这回换月永レオ瞪大了眼睛看着那个回头突然吻住他的人。



“明白了‘突然袭击’这种事我也可以做到!”这才是他的小骑士嘛。月永レオ眉眼弯弯,宠溺地看着他的爱人。



——有着如初升太阳明媚的,让他勇于面对所有的魔力。



“那……这样呢?”朱樱司猝不及防地被扑倒在床上,身上是坏笑着的月永レオ。




头脑一片混沌,只记得月永レオ俯身把唇印在他的唇上,舌头攻入口腔,拉出一根根银丝淌过嘴角,吻得他抱住他脖颈的手慢慢抓紧,渐渐有些喘不过气。




月永レオ放开朱樱司的时候,面前的爱人已经喘着气眼神迷离又可爱。




“所以说,就算是世界末日,スオ也还是那个,爱撒娇的需要哥哥照顾的小鬼♪”



建筑倒塌的声音从遥远的地方传来了。



月永レオ揽紧他的小骑士。




有了你,共赴黄泉又何妨。

→END

嗯。写不出他们万分之一的好……
反正这三个关键词我写出来的我坚持这还是糖!
不接受反对意见!(鬼脸
爱你们啦!

评论(8)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