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霖浅若Cup

🍵Charling's Teahouse🍵

=茶霖

一个心理委员
擅长单口相声
不给打钱的那种


头像@老莹



Fa迷妹兼后援会长 严重同担拒否


除熟人外未经允许请勿转载文章
就算东西不多也不要日我LFT谢谢

《On the platform》/レオ司

* @✟·† 蜜瓜最新的短片改文,有自己添加一点新东西。
*OOC预警,或许这算把刀子。

>>>>

朱樱司从未想过毕业后这样一场错过的重逢。

>>>>

当时三年级的毕业典礼结束后,月永レオ和濑名泉挥手朝身后的三个人说着再见。濑名泉眉宇间硬气依旧,却抵不住湖蓝泉水下抑制不住的温柔。他手环抱胸前,注视着国王大人跑过去拥抱他的骑士们,微微勾起唇角。



“喂,王さま,该走了。”



国王大人放开他红发的小骑士,安慰地拍拍他的肩 ,轻柔地拂去那些仿佛止不尽的泪水。



“セナ!你等我一下!”明快的橙发飞扬地带起一道活泼的弧度,月永レオ打开他的包拿起四沓纸整整齐齐干干净净,“这个是ナル的!リッツ阳光不晒吗啊哈哈哈哈哈☆好啦这是你的!セナ你也有别皱着一张脸啦不然会长皱纹也说不定哦——”



“还有这些,是スオ你的♪”



被明显这里面最厚的一摞纸塞了个满怀,朱樱司勉勉强强止住泪水,抬头看向月永レオ的视线模糊不清。



哭成这样,果然还是个小鬼嘛,真是浪费了你那么好看的一张脸。月永レオ摇头轻叹,仿佛蕴藏着整个森林的生气的绿眼睛却又满含不舍与柔和。



他终于走向濑名泉,走出梦之咲,和这一切挥手告别。
毕业的前一天,月永レオ就已经决定好旅行。




或许是最后一次团聚,四个人都很认真地看着月永レオ神采奕奕,眉色飞舞地讲述他未来可能所拥有的灵感源泉。



莫斯科的雪景,芬兰的圣诞老人,中国的元宵花灯,孩子们万圣节的恶作剧与复活节花丛里彩蛋比拼,路边不为赚钱只为带来欢乐的弹唱,夜晚躺在草地看繁星点点的天空,白昼蹦跑在稻田看金黄的麦浪起起伏伏。



或许去高山看朝起朝落,或许在海岸看浪潮起伏,夕阳的昏黄沾染星辰大海,天空的彩虹映出湖泊河流。



旅途里。自由。明朗。平凡又不简单。朴素又不单调。
月永レオ从来都是这样。



小骑士抱着那沓乐谱望着那个远去的模糊背影,抹了一把眼泪,在两个前辈的安慰声中打开那捧乐谱看第一首。



——《未来的路在你脚下渐渐成型》。

>>>>



朱樱司揉了揉眼睛放下乐谱,他今天还是没有看明白这份厚厚的乐谱所包含的最多的感情。难道真的这些大部分的love song是用来给我以后出道用的吗?



车站的广播里传来“XX列车即将到站”的声音——他今年毕业,决定继承家业,现在决定自己坐车回家。




拿着谱子正打算跟着拥挤的人流走上车,耳边却突兀传来很熟悉的轻声哼唱的声音,转头发现橙发的作曲旅行家手持小本子拉着旅行箱走过。




“L…Leader!!”



拼命想要挤开人群去追那个人,朱樱司猝不及防地被撞到手臂,手中的乐谱落到地上,还没来得及去捡,瞬间就被攒动的人群踩过一脚又一脚,朱樱司眼睁睁被越带越远,最终被挤到车上,然后还未来得及再出去,门就残忍地关闭了最后的路。



朱樱司挤到车门前,手指触上那层冰凉透骨的玻璃,看见月永レオ停下了脚步回头。



之后只见站台离自己渐行渐远。




朱樱司抿紧了嘴唇低头,难道,他就真的再也问不到那个问题的答案了吗?




月永レオ竖起行李箱,他好像听见了スオ的声音,是他的错觉吗?



“谁的东西掉了被踩的好严重啊……”走几步过去捡起那份乐谱,面上脏兮兮的多了好几个鞋印子,背面是一看就明白那是随手涂鸦的宇宙星球和外星人。



——但就算再脏却不难看出右下角那个“to.スオ☆”。



“スオ?”这是他自己写的那份乐谱,刚刚那声Leader并不是错觉。月永レオ小心拍了拍上面的脏东西,回头怅然若失地看着那辆已经在视线里变成很小一点的列车。



他打开乐谱,全是朱樱司用心写的一点笔记。干脆翻到最后,最后一页空白的地方,朱樱司最疑惑的问题在那里写的分明。




月永レオ凝视着那行字轻笑一声:“是啊,所以我的スオ还是个小鬼嘛。”



>>>>




我把对你的喜欢藏在心底,然后它就发酵了。所以,我把我爱你分散藏在乐谱里,还又一份藏在我心底的最重要的灵感源泉里。





-Fin

@夏葵 葵学姐,或许能当上次文风问卷我没有写模仿你的文风写段子的补偿……反正蜜瓜和你绑的嘛ww

很抱歉还是挑战了写了刀子……qwqqq还是短打。

评论(4)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