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霖浅若Cup

🍵Charling's Teahouse🍵


ES坑养老越养越老
MHA吸久越吸越久


头像@莹



Fa迷妹兼后援会长 严重同担拒否

愿望是爱的人都好好的
自己也能变成自己所憧憬的目标

虽然还是用脚写文

除熟人外未经允许请勿转载文章

《没有一局solo解决不了的事,如果有,就两局》/Kn中心

*又名偶像们荒废正业啃王者农药,走魔性风,全篇瞎几把编造。轻微レオ司元素注意。

レオ-后羿 泉-李白 凛月-庄周 岚-貂蝉 司-孙膑

1.
私立梦之咲学院偶像科有一个令人匪夷所思的规矩。

据说是为了避免偶像们发生矛盾后无法解决直接一言不合上濑名拳,大家某次琢磨琢磨,最后掷骰子决定私下矛盾用手游决胜负。

至此,王者荣耀成为了偶像们背后最简单粗暴的解决方法。

2.
“かさくん,我都说了多少次了打辅助大招扔准点!这已经是你第几次薯片油放在屏幕上导致的大招放错了!”

濑名泉的太阳穴突了突,恨不得直接放下手机就过去对这个不争气的后辈圈脖子杀。冷静,冷静,总比以前那时候看不懂临场发挥的王さま要好得多。

濑名泉深吸一口气的功夫,被对面孙悟空一个暴击带走。

孙悟空 击杀 李白

靠,被ゆうくん给拿了人头,自己这个哥哥真是太不称职了。ゆうくん的游戏怎么玩的那么好,白给那个Trickstars捡个大便宜。

濑名泉越想越气,他笑眯眯地撂下手机:“再让我下次看到训练室里有你的零食出现我就全把它扔了。限量的也是。”超烦人,所以为什么要答应下这场比赛。

朱樱司的头上冷汗连连,手心也跟着一起流泪到天明,手一滑脚步一停又被对方控住double kill,一抬头濑名前辈已经把身子骨活动得咔哒咔哒。

朱樱司心情复杂:“那凛月前辈前期挂机才是真terrible。”

“ス~ちゃん你好狠的心。”

3.
朱樱司对他们Knights的leader的期望崩塌在上一刻和这一刻。

本来已经对Leader三观崩塌的朱樱司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确定自己没有看错。

“Leader你为什么ADC要出纯肉。”“嗯?这个问题真的是好有趣啊哈哈哈哈哈☆新来的~”

然后朱樱司亲眼目睹了一次纯肉射手的双杀。

Calm down啊朱樱司,你可是一个辅助里励志要当输出的人。

“セナ你们为什么会收一个一技能都当摆设的新人啊。”

朱樱司手又是一滑。他觉得他应该换个手机,不然他为什么又错点二技能。

“哦哦!二技能都点错了!”

辅助可以单挑射手吗。朔间凛月抬头就看见朱樱司嘴角挑事的微笑。

4.
据说为了满足末子的心愿,那场说着是judgment实质是体现好哥哥身份的内部混乱中,朔间凛月安排了三对三混战和月永レオ和朱樱司的solo。

一辅助一射手大眼瞪小眼,站在泉水里半天谁也没挪窝,放自家小兵处空地上打群架。

待了半天谁也没见谁有动作,干脆开个键盘开始文字聊天。旁边天祥院看着这两人笑的开怀直接被拉走吸氧。

侃大山侃了半天总算在两人双双十级进入正题,最后决定满级再开打。

“所以王さま快被かさくん套路了。”濑名泉观战顺便仰头望天,弟弟大了走位骚了出装更骚啊。

5.
“去他妈的射手孙膑。”月永レオ咬牙切齿。所以在他休学期间宇宙发生了什么巨变,辅助怎么那么能打架。

6.
“Leader你别走!”还想再体会一下出射手的快感的朱樱司。

“不不不我已经跟不上这个时代了!”不小心被辅助反虐的月永レオ。

“Leader!”

“放下你的尔康手咱们好好说话。”

7.
“我看错你了新来的,你很有前途。”“谢谢Leader的赞赏,事不宜迟我们……”抢人头去吧……

“王さま你说什么。”鸣上岚微笑的瞥了一眼那两个货。

貂蝉 五杀 刘邦

“没,ナル你继续。”

8.
Knights近期检讨大会正式召开,濑名泉环视一圈低着头的人,鸣上岚走过去啪嗒关了训练室的灯,朔间凛月拿出手电放在下巴下面对着脸一开。

惨绝人寰!hhhhhelp!朱樱司面色发白。这不是检讨大会吗前辈们要至司于死地吗。

“交代吧,这是王さま第几次怂恿你多用杀千刀的出装了。”

朱樱司憋红了脸低头。

“……不就是辅助出了六个靴子嘛。”月永レオ一脸不服。

“所以最近胜率低了10%?”“所以这就是你团战打不过就和かさくん双宿双飞的理由?”

唰唰中了两箭,我的Knights都好过分。

还是リッツ好。月永レオ抬头望朔间凛月发现他已经被贴了大字报。

上面写着拒绝挂机。

9.
“凛月你为什么会用庄周啊。”某天衣更真绪偶然这么问他。

“坐在鲲上睡觉比较帅,老人家不喜欢太累。”看着就像天生适合挂机的。

10.
“流星队!!!”月永レオ拍桌而起,濑名泉朔间凛月跟着起哄,鸣上岚笑里藏刀,末子朱樱司不明所以。

流星队和Knights这两支五人战队怎么杠上了。

算了,让孩子们自己解决吧。佐贺阵摸了摸脖子,然后任由他们去了。

11.
放纵的结果是五个法师对五个坦克的战争一触即发。

12.
“这个Knights的新人哦哦哦!预判很准啊!”

“守泽你是傻吗?”

“受死吧流星队!哇哈哈哈哈哈☆”

“大家一起中路团战吧是也!”

“前辈们你们快输出啊!”

“啊……好累……好烦…不想打了…”

13.
据过路天祥院说,这场战斗的结果只有本队人自己知道。

“哦你是不知道那带着血腥花朵的美丽结果,真的像是晚霞的太阳一样令人向往又惋惜呢——Amazing☆”

见鬼去吧你们明明都去观战了。

14.
流星队和Knights大小矛盾不断继续互怼。

月永レオ也和朱樱司内部矛盾不断,一会儿是Leader又不见了,一会儿是スオ打扰我作曲。

这会儿辅助和射手又干的不亦乐乎,朔间凛月睡醒了还乐得其闲地在旁边当搅屎棍。

濑名泉走上前一巴掌呼人后脑勺上:“干什么吃的都是,不工作不训练了啊?”

然后两人头被往前一拍直接磕屏幕上,只见两人神同步地放下手机盯着自己,一绿一紫后面还有个凑热闹的红就这么直愣愣瞅着他。

“你们干什么?超烦人的诶——”濑名泉被看得发毛,刚说一句话尾音还没落就看见朱樱司一脸委屈的……往他身后看。

鸣上岚放下粉饼,走到朱樱司旁边搂着一脸委屈的末子,突然抬头看着濑名泉:“泉ちゃん咱们来局solo吧。”
“呜哇なるくん你干什么!?”他才不承认之前被末子的委屈脸瞅到哥哥心泛滥。

最近李白削得和三星note7一样一点就炸成渣你又不是不知道,你那貂蝉简直是坐了火箭扶摇直上九千里。

濑名泉心下腹诽,可这时候说有个屁用。白眼一翻:“なるくんsolo能解决所有事吗?”

15.
事实证明,没有一局solo解决不了的事,如果有,就两局。

朱樱司悄悄给月永レオ和朔间凛月比了个大拇指,两位哥哥对眼欣慰。

虽然他们教的没什么好东西。

“泉ちゃん不来了吗。”“なるくん你给我出去,立刻马上。超烦人你知不知道!!”

“……等等前辈们明天还有live……”

“……”

16.
今天的梦之咲也很和平呢。

-fin

瞎几把乱搞产物,你们将就一下,娱乐一下,期末放松一下!
考试顺利……顺便英三岁生日快乐x

嘻嘻,我就想写写他们开五黑……

评论(7)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