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霖浅若Cup

🍵Charling's Teahouse🍵


ES坑养老越养越老
MHA吸久越吸越久


头像@莹



Fa迷妹兼后援会长 严重同担拒否

愿望是爱的人都好好的
自己也能变成自己所憧憬的目标

虽然还是用脚写文

除熟人外未经允许请勿转载文章

《为了我爱的你》/レオ司

*レオ恶魔设定,司是未来会成为天使的。有点西幻paro的感觉。

*群里传段子产物,经历了两次魔改一次改人称,从一篇车之后传到倒数第二棒一脸懵逼产出了这篇2k+的产物,对,今天限号,火被掐熄了。

*来自茶杭产糖厂,不甜不要钱!

*レオ第一人称注意,OOC注意!!

*省略号是时间线跳转!!!

 

 

=====爱我我们就Let‘s go=====

 

 

 

傍晚天空的暮色总让我心情愉悦,因为他预示着黑夜的到来——那是属于我的时刻。

 

坐在树上悠哉地伸个懒腰,我微微活动了一下身后那对翅膀,准备在太阳最后挣扎的血色下默默欣赏夜幕来临,让那寂寥的深邃的蓝黑遮没我的身影。白昼总是让自己分外的显眼,总会出现一些意料之外的事——黑夜才是我的专场,我可以从高处俯视那些愚蠢的人类做出的无聊举动,随后漫无边际地打发着永恒的生命里这些可有可无的时间。

 

我复习了一下脑海里的那副路线,尽管我对它已经熟悉到闭着眼也可以过去。我挥着翅膀降落在那个教堂的两百米的地方,四周没有任何人影,我收起翅膀,放轻脚步悄悄溜了进去,心里是恶魔不同于平时的毫无波澜,是少有的兴奋。

 

这座教堂是神的教堂,一个不得了的地方,天使甚至神会在那里诞生,招摇的恶魔会被安上侵扰的罪名——会有神罚。对我来说,这着实是个不怎么合适的地方。

 

“スオ——☆”我从嫩绿色的草坪上轻手轻脚地绕到他的背后,伸出双手环住他的腰。他像第一次见到我那样吓了一跳:“真是的……下次请您不要这么毫无征兆的出现啊。”意料之中的说教,我把头搁在他的肩膀上蹭了蹭,小声嘀咕了一句你又不讨厌这样。スオ的脖子沾染到了些许从我口中呼出的热气,我感受到他轻微地颤抖了一下。

 

我笑了一下,随即把他打横抱起。白袍柔软的触感轻柔地抚过我的皮肤,还有怀里的人暖融融的体温传达到恶魔冰冷的心里,我看着スオ的红发在夕阳的余晖下泛起的金光,第一次觉得夕阳是个好东西。

 

“嘿咻——スオ!你怎么又重了那么多啊~”我笑着跟他调侃。他红了脸,白嫩的脸颊气鼓鼓的,让人不由自主的想戳一戳:“请不要这么说,一周的时间并不能让人增加过多的weight!另外我有听您的话控制吃甜食……!”他大概是想报复一下我,手伸到我的面前,狠狠地弹了一下我的额头。

 

“呜哇好痛啊!你这是对世界宝贵的财富的摧毁——!”我装作一副受害者可怜巴巴的模样挤出一点眼泪,一本正经地耍无赖。或许是我演的逼真,他大概是觉得内疚,伸手摸了一下我的额头:“呃,好像是用力了点……没事吧?”我头伸到他的面前,把自己被弹过的额头贴上他的额头。“这样就不疼了。”四目相对,我看见他紫罗兰色的眼睛里透出一股慌乱,眼神瞥向旁边尽力不和我对视,他的脸红得通透,像是最甜美的红苹果。我在他的有点发烫的脸颊上亲了一口,抱着他准备今天的旅行。

 

“没事啦,スオ是个好孩子好孩子☆那么,スオ这次想去哪里呢——”“……请不要像哄小孩子一样说话!”スオ偏头,大概是有些不满于我刚才的欺骗。

 

我跑出一段距离后腾空而起,恶魔巨大的漆黑的翅膀出现在我的身后,卷起一小股气流使得周围的花草都随之摇晃了一下。

 

……

 

“不要去摸哦スオ,”我适时注意到他的举动,“恶魔的翅膀会灼伤你的手的。”他伸向我翅膀的手顿时僵在半空中,随后闷闷地收了回去,干脆和另一只手一起抱住我的脖子,脸埋在我怀里。

 

我微微摇了摇头,スオ是整个教堂目前神力最强的孩子,按照我的老熟人,那个银发的天使的话,スオ不出意外的话以后至少也是他这个等阶的天使。同时也因为他的神力最强,所以他光是触摸我的翅膀就会被灼伤到手烧的通红。

 

セナ,也就是那个银发的天使,他是负责从教堂里选出有资格的孩子去“那个地方”的。我去“那个地方”看过,除了某些角度上来说优美的环境,那些所谓天使的脸上虚伪的笑容就让我觉得不舒服。

 

 

由此我曾经滋生过,“找一个合适的时机把スオ变成恶魔让他陪我度过漫长的岁月”这样的想法。为此セナ狠狠地警告我, “撇开其他因素,就算我不干涉,你的想法也太自私了,你也并没有提及你要征得他同意的事情。”我只好闷闷不乐地挥着翅膀回去了:作为一个恶魔,有这样自私的想法很正常吧?最终我放弃了这种自我敷衍的借口,但很多时候看着スオ的睡颜,我总看着他犹豫不决地揉揉头发,然后一次次放弃。

 

……

 

“濑名前辈说的话我听到了。”后来的某一天里,我向往常一样抱着他,スオ本来低着头看着从身下掠过的云彩,突然他偏头看向我,嘴里冒出这么一句话。

 

我有那么一瞬间的僵硬,随后在心里开始像我画那些无聊时灵感爆发而诞生的乐谱一样,那样顺畅地抱怨セナ的多嘴。

 

“……总之,还是先回到地上吧。”我抱着他找了个合适的地方落地,他挣脱我向前了几米,转身目光定定地看着我。

 

我第一次被他的目光看地发麻,硬着头皮和他对视。他一步一步走向我,我这一瞬间甚至出现了逃跑的念头,可我马上就收回了这个念头。

 

“等……スオ!我说过的别碰!”我落地之后没有收起我的翅膀,可是スオ现在却一步步走来,把他的手放在我的翅膀上,那只白皙的手放上去的一瞬间变得通红,我心急火燎地收起我的翅膀,随后把他拉过来把他的手抱在手心里。“疼不疼?スオ你回答我呀疼不疼!”我不知道我现在的表情怎么样,或许是慌乱,或许是心疼,我只觉得那双手上红色的烫伤像一块烙铁在灼烧我的心。

 

“终于有一次吓到你了啊。”スオ咧嘴对我笑的开怀,我一瞬间有点生气于他这种不爱惜自己的行为,但之后我的心里就被更多的心疼占据。

 

他忽然从我手里抽出那只被烫伤的手,我盯着他,他随后双手捧起我的脸,目光灼灼。

 

夕阳下,他的唇准确无误地印在我的唇上。我有些震惊,快速反应过来,我从后面按住他的头加深了这个吻。

 

我们彼此都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Fin-

 

 

......剩下你们自己想,我不开车,不开!!!!

From茶杭产糖厂强行HE佩那篇的控诉。

(看看佩的,再看看我这篇。我相信你们会understand的。)

佩的点这儿

 

@明杭_司和mika的法定男友 没有旁友今天的茶肯定还是咸鱼。感谢旁友。

评论(13)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