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霖浅若Cup

🍵Charling's Teahouse🍵


ES坑养老越养越老
MHA吸久越吸越久


头像@莹



Fa迷妹兼后援会长 严重同担拒否

愿望是爱的人都好好的
自己也能变成自己所憧憬的目标

虽然还是用脚写文

除熟人外未经允许请勿转载文章

【快新/快柯】元宵五题[短/日常温馨向/逗比向/甜](4)

4.我们一起去看花灯吧
元宵节的晚上是一个很无聊的晚上,黑羽快斗这么想着给江户川柯南套上了衣服。

“为什么我要陪你去看花灯啊。”他一定被青子姐姐的节日控传染了…这科学吗?

显然是不科学的。但他已经被那个混账拖出去了。

“为什么今天你出门总喜欢这样?”来自被拥在怀里小小名侦探的抱怨。

这句话被黑羽快斗直接无视,然后自言自语:“据说会有鱼的花灯啊小侦探你一定要及时捂上我的眼睛啊。”诸如此类絮絮叨叨的话。

虽然相当是在江户川柯南耳边说的,但是因为黑羽快斗无视了自己的话,江户川柯南也采取了同样的策略——你想的没错就是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庙会的布置和装饰还没有度过春节的余味,依然是一副红彤彤喜洋洋的气派,路边还未长出新叶的树也被或多或少地挂上了一些灯笼,把晚霞的火云映衬得更加漂亮。

小吃的摊子已经慢慢开始支起来了,随着慢慢暗下去的天色,各色花灯逐渐明亮起来,人慢慢增多,更是热闹了不少。

“不是之前叫你捂住我眼睛的吗…”黑羽快斗心有余悸地想要拍拍胸口,但是江户川柯南骑在他头上他也不好动作。

黑羽快斗眼神悄悄朝后瞥了一眼,又马上转移开了。啊那个小孩子居然喜欢鱼的灯笼也是够了。

“你还是把我放下来吧…”江户川柯南不是很喜欢这种坐在黑羽快斗头上,然后朝下看一片黑压压的人头的感觉。

“诶我弄得你不舒服了吗。”“不是…”这种鹤立鸡群的即视感能好到哪儿去。

“算了…”黑羽快斗不情不愿地蹲下身把他放了下来,然后旁边顺势路过一个提着鱼型灯笼的小孩。

“鱼……呜呜呜!!!”刚想大叫就被捂住嘴,江户川柯南很庆幸他现在是蹲着的。一连串的喊叫被堵在嘴里变成了“呜呜呜”的声音。

黑羽快斗被捂着嘴眼泪都要出来了,真的好憋屈。

因为江户川柯南毫不犹豫地捂住了他的嘴,而不是眼睛。

然后江户川柯南也很想扶着额头说:“我不认识这个家伙。”然后甩手走。

可惜没了黑羽快斗他不知道回家的路线。

“算了我们去吃小吃吧,背过身就看不见鱼的灯笼了…”江户川柯南稍微偏了偏头小声建议,被黑羽快斗听得一字不落。

“哇小侦探你对我真好——”星星眼,眼角还泛出激动的泪水,仿佛刚刚的惊吓只是过眼云烟。

“混账闭嘴。”

还不是人最多的时候。黑羽快斗带着江户川柯南找了个关东煮的摊位坐了下来,摊主也饶有兴趣地看着他们。

“你们是兄弟吗?”两孩子长得真像。

“不是!”他怎么可能和怪盗是兄弟。

“不是!”他怎么可能和侦探是兄弟。

“那你们还长的真像…”摊主摸着下巴看着他们,眼神意味不明。

“那个…”黑羽快斗刚想快速回答只是碰巧结果被某个小侦探抢先一步。

“我是他爸爸的兄弟的小舅子的婶婶的妹妹家的三儿子的孙子。”江户川柯南,脸不红气不喘一串话下来连贯无比,“简单点说,远方亲戚。”

黑羽快斗强势懵逼脸,先不说这一串远的不行的关系,就问一句他爸啥时候多了个兄弟。

江户川柯南表示,既然看到他爸长得那么像我爸,我长得那么像他也很正常了吧?

虽然谁也不知道这是祖上什么时候传下来的孽缘,怪盗世家和侦探世家,明明是宿敌却长得像得不行。

摊主微笑着送了他们一人一串鱼豆腐,然后被黑羽快斗甩进了江户川柯南那里。

吃完关东煮,江户川柯南一脸鄙夷地看着身边那货,吃货。

一手拽着两串章鱼烧,另一手还拿着棉花糖的黑羽快斗并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因为他在恨自己为什么不能一手拿三串章鱼烧两个棉花糖。

然后江户川柯南选择了一种极端的方式,去弄那个已经沉浸在小吃的世界无法自拔的人。

“…我要吃鲷鱼烧!快斗哥哥我要吃!给我买嘛给我买嘛!”人流已经渐渐多了起来,有些人的目光也忍不住朝着这边看了过来。

黑羽快斗欲哭无泪。“给你钱自己去买好不好!”“快斗哥哥…”“……”这招真狠。

江户川柯南亲眼目睹了买鲷鱼烧的全过程,然后走过去拍了拍那个在角落里发抖的人。

夜色渐浓,衬得花灯越发的美丽。

“呐,我们去看那个上面都是花灯的船吧。”

“……”黑羽快斗把江户川柯南抱在胸前,下巴轻轻抵在那颗毛绒绒的脑袋上,呼出的热气吹动了柔软的发旋。

这家伙还在生气?江户川柯南哭笑不得:“我看过了,这回没有鱼。”

“呐,我说。”黑羽快斗找了一个路边的座椅坐下来。

江户川柯南坐在他的腿上,听见声音转过身,正好对上他湛蓝色的眸子。

四目相对,黑羽快斗盯着对方天蓝色的眸子,然后伸手取下了对方的眼镜。

“…喂!喂你这个混账快把我的眼镜还给我!”江户川柯南伸手就要去够那个被举高的眼镜,眼神透出一点慌乱的色彩。

“我才不要。”黑羽快斗就像个任性的小孩子一样负气地举着眼镜,然后在乘其不备的时候猛然把那人紧紧搂在怀里,把自己的有些冰凉的脸贴上小孩子热乎乎红彤彤的脸颊。

江户川柯南先是被这份凉意震了一下,然后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原来给自己围的围巾原本是他的。所以这是在担心自己被冻着然后被裹起来的吗。所以自己还嫌弃了他,是吗。

江户川柯南抱住了黑羽快斗。

黑羽快斗闷闷地把头埋在那条围巾里面,蹭着小孩子光滑的皮肤:“戴眼镜的话…就不能好好贴近你了。”

江户川柯南抱着他的手颤抖了一下,然后轻轻嘟囔了一声:“…笨蛋。”

除了那天晚上逍遥的灯火,没有人看见小小侦探天蓝的眼睛里,几乎快要溢出来一点亮晶晶的水光。

——多久没有这么解放过自己了。

—TBC—
第五题并没有写完。我选择死亡。这一章画风转变比较大。慎。

评论(12)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