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霖浅若Cup

🍵Charling's Teahouse🍵


ES坑养老越养越老
MHA吸久越吸越久


头像@莹



Fa迷妹兼后援会长 严重同担拒否

愿望是爱的人都好好的
自己也能变成自己所憧憬的目标

虽然还是用脚写文

除熟人外未经允许请勿转载文章

【快新】Warm[16年新年贺文/日常温馨向/宿敌身份/短]

这里是一个小新人圈名茶霖x第一次玩lof各位大大请不要喷我这个渣渣啦…
贴吧已发x快新吧√贴吧ID勋鹿灿白天仙配x欢迎勾搭扩列!
这是今年春节时候的贺文…玩lof就把她发上来凑数了…字数去标点在两千两百左右。
有轻微ooc…唔…/
就这样吧w

深夜的天空被一朵又一朵绚丽的烟花点亮,入耳的还有许许多多充满合家欢聚快乐的人们,新年的到来似乎遍布每一粒灰尘,感染每一个角落。

充满欢喜的气氛却感染不到这里的这个房间,欢声笑语仿佛被隔绝一般。房间里的人感受到的,只有如草一般疯长的嘈杂。

被吵醒的人此刻带了一点点起床气的味道,原本柔顺的头发成了鸟窝。工藤新一睁着朦胧的眼睛挠了挠头,在确定真的无法再次睡着之后,决定起床。

洗漱完毕后,甚至懒得去梳梳自己凌乱的头发,直接躺倒在沙发上,用手臂遮住自己的眼睛。

——很疲倦。

外面的声音稍稍的平息下来,工藤新一拿掉自己遮住眼睛的手,目光直直地盯在天花板的灯上。天花板上的灯散发出柔柔的光线,照亮了工藤宅大厅。

“叮咚——”门铃在这时候响了起来,不知道是谁。大概是阿笠博士,工藤新一这么想着缓缓地坐起身来,毕竟除了博士也没人会这个时间来工藤宅。

疲惫的身心让睿智的侦探忽略了很多事,比如阿笠博士每晚都会睡得很熟,除了自然醒或者憋醒没人能叫的动他。除了灰原哀。但想想就算灰原再怎么想整他也不会半夜来午夜凶铃。这是放在平时侦探一瞬间就能做出的推理。

连续几天的调查疑案,就像打了鸡血一样的搜寻线索,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精神高度集中。放松下来后结果便是疲累的身心。本想好好休息的侦探却被新年的烟花炸醒到无法入睡。

踩着有些拖沓的步伐开了门,却不是想象中的阿笠博士。

带着黑色鸭舌帽的青年低低地压着帽檐,手上拿了一个包裹:“你好,快递。”

“这个时间压根不可能有快递员还在工作,而且现在过年,你觉得还有哪家快递公司还在工作?”勉强集中精神打量起面前的“快递员”。嗯…和他一样大…长得一样高…身上有股甜食的味道?

“不愧是名侦探啊,高强度的精神集中还没有好好休息的情况下还能维持正常人思路。”黑色帽子下的人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味不明。

工藤新一对这个跟自己的声线莫名很相似的人有些熟悉,眯着眼细细思考了一下:“名侦探…会这么叫我的…你是怪盗基德?”缺少的休息让声音显得有些绵软无力,却无法掩饰侦探话语中带刺的锋芒。

“嗯…是的。”小偷先生光明正大地承认了。

工藤新一打了个哈欠,眼角泛出一点生理泪水:“请问怪盗基德大半夜来此处有何贵干?难道我这里有什么珍贵的宝物吗?一个侦探可不会允许一个小偷从正门进入?”浓浓的讽刺意味袭来。

黑羽快斗在Poker Face下的嘴角狠狠地抽搐了一下,随后稳住自己一贯的假面:“工作了很久那么累,当然来好好照顾一下我亲爱的对手了啊~”眨了眨眼睛,把那个快递箱猛地变成一个礼物盒推进侦探怀里:“新年礼物~快递员什么就当我开了个拙劣的玩笑。”真是的,小偷就不能从正门进了吗?再说我又不想以这个身份来见名侦探诶。

手里猛的被塞了一个礼物盒,工藤新一第一次觉得原来怪盗也是这么烦人的生物。

挑了挑眉毛:“怪盗基德送给一个侦探的新年礼物会是什么?”面前的怪盗无奈的摊手面对侦探的质疑:“亲手做的一点心意咯。”

“那先把你的帽子脱下来,不然我可看不到你的诚意。”侦探思考了一下,觉得还是有点无法相信。

黑羽快斗无奈的摘下自己的帽子,露出一张和工藤新一九成相似的脸,举起自己的双手作投降状:“这下满意了吧,名侦探。”

工藤新一摆出半月眼:“嘛,就信你这回了。外面冷,进来吧。”虽然以前就知道这位怪盗跟自己长得极其相似,但那么像还真是令人吃惊。

黑羽快斗如愿地进入了工藤宅,只不过眼前的景象让人有些……难以置信。

“原来堂堂‘平成年代的福尔摩斯’是个生活残废啊……诶呦!”黑羽快斗揉了揉被工藤新一一脚踢过来的足球砸中了的头,诶为什么足球这种东西会随意放在地上。

叫你嘴贱,工藤新一狠狠地扯开那个礼物盒的包装,他很讨厌那些用生活废和游戏废耻笑他的家伙了。不过虽然他这么想,但是怪盗基德应该是第一个受到攻击的可怜人。

黑羽快斗撇撇嘴,把两边的袖子撩起来。“你想干嘛?”正被基德的厨艺吓到的工藤新一一转头就看见某人撩起袖子准备大干一场的架势。

“打扫啊,新年新气象怎么能连自己家里都不打扫呢,平时你是怎么待下去的啊。”黑羽宅可是亮堂堂的,可见平时他还是很勤劳的。

工藤新一切下一块柠檬派品尝了一下,嗯挺好吃的不过…“基德你给我解释一下你加了多少的糖。”“五勺啊不多。”“五勺!?这要甜死人的你不知道嘛!?”“啊是吗我平时都是吃更甜的,考虑到名侦探喜欢咖啡不喜欢甜所以没多加啊。”

……工藤新一从来没有那么无力过。

正想去泡杯咖啡度过新年的开头,结果还被某个小偷按在餐桌这边叫他只要吃着柠檬派看着就好。

看着堂堂怪盗基德在一个侦探家里大扫除换谁谁都不敢相信吧。

工藤新一缓缓咀嚼着对他来说有些甜的过分的柠檬派,看着黑羽快斗撩着袖子踩个梯子去清扫书柜上层的灰。

那是小兰都不会去做的事情。毕竟那里的灰已经到了呛人的地步。

工藤新一有点恍惚。

觉得脑袋一点点得沉重起来,视线也变得更模糊,最终承受不住那浓浓的疲惫和睡意,忽视了那些外面的嘈杂,趴在桌子上进入梦里。

怪盗先生轻柔地给侦探盖上了一层毯子,我知道你不吃糖,加更多的糖只是为了掩饰给你下安眠药的举动。还好名侦探处于很疲惫的状态没有察觉。

以他对名侦探的调查,睡不着被吵醒也绝对不会吃安眠药的这种性子就是他,所以他才会阻止他喝咖啡嘛。

“诶…”黑羽快斗叹气,真是的,工藤宅的清扫还真是个大工程。怪不得毛利兰小姐来清理的时候也没有擦全部的地方。
侦探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新年第一天的早上了,太阳已经高挂在天空上了。

面前的桌子上有精致的还冒着些许热气的早餐,而工藤宅已经焕然一新了。

“亲爱的名侦探,你的家我已经很认真的清扫过一遍了,不得不说还真的是无法直视的乱…”工藤新一缓缓念出怪盗留下的字迹,不由得轻笑起来。

“早饭摆你面前了一定要记得吃啊。”真是的都摆我面前了我还不吃嘛。

跟着这张纸:“你的房间里,你乱放的衣服我给你洗了放在洗衣机里…”奇怪,家里的洗衣机不是废弃很久了吗…“你家的洗衣机还真是让我费了一番功夫去修啊,不过谁让我是怪盗呢~记得收衣服啊。”念着念着,工藤新一仿佛都能想象到,那个怪盗有些自恋的笑,放在和自己十分相像的脸上却一点也不觉得违和。

“剩下的你干净的我叠好放在你的衣柜里面,你常穿的衣服用衣架挂上了…”嗯挺整齐…

“你的书柜灰尘扫干净了,还真是呛人的灰…”咳这是真的…还真得谢谢这个小偷。

“果然你是太累了吧,收集那个疑案的证据。”原来最后那个关键性证据的提示线索是这个小偷弄来的啊。工藤新一不屑的“哼”了一声,没有他他一样能找到证据。

“最后新年快乐,祝你快乐度过新一年啊大侦探。”这家伙还是会说人话的。

“生活残废还是得过日子,好好整理整理自己。”我收回上面那句话。

“怪盗基德敬上。”最后是一个张牙舞爪的手绘Q版涂鸦。

预告函的格式居然是那么家常的话还真是让人不习惯…

“你还在附近吧,谢谢你了。新年快乐,怪盗基德。”新年的阳光照射进工藤宅,闪闪的亮亮的。

在工藤宅大门口附近倚着邮箱的怪盗取下了窃听器,黑羽快斗真心的笑:“不用谢啊,名侦探。”

写着Happy New Year.的贺卡投进了工藤宅的邮箱,一扫所有的孤寂。

就如侦探和怪盗互相依偎产生的温暖。

—Fin—

评论(12)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