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霖浅若Cup

三千米的大床不够我滚的
详情看置顶
严禁转载

《跨年夜》/レオ司

*非原设,称呼变更,OOC致歉
*新年快乐


——
“呐,ス~オ,好看吗!”

对方的眸子灿若明霞,那一抹跳脱的绿色犹如冬末初春的交际线上破土而出的,充满无限生气的色彩。那双漂亮的眼睛就这么毫无心机地注视着他,映出如同他的发色一样夺目的烟火。

这双漂亮眼睛的主人同样拥有一双好看的手,现在那双手握着他的双手,尽量地把朱樱司的手裹在自己的掌心里,四目相对之下,他甚至能感觉到月永レオ指节处的茧子摩挲着他的手背。

“我就说嘛,スオ一定会喜欢这里的。”橙发的作曲家笑里透着若有若无的狡黠,却又被大片天真澄澈的语气所掩盖。朱樱司的脸被天幕上绚烂的烟火映得有些发红,却小声埋怨着:“明明是レオさん大半夜不睡觉把人拖出来的。”






几个小时前便是除夕夜,所谓的年味可不是看着春晚在嘴里扒拉米饭就能尝出来的。月永レオ向来不在意这些,坐在客厅一台笔记本电脑带着耳机敲得噼里啪啦,朱樱司在他旁边看着电视机哈欠连天,过了没多久眼皮子就开始打架,朱樱司甚至没明白自己是怎么睡过去的。

醒过来的时候电视机早就已经被摁成了黑屏,时钟滴滴答答已经快要完成自己一年的任务,他歪着头靠在月永レオ的肩膀上,恋人的笔记本电脑已经有了屏保。他坐正身子,却得到了对方若有所思的眼神。

我们去看烟花吧,スオ。月永レオ抬手揽过恋人的肩膀,看着他紫罗兰色的眼睛里还留有着倦意的尾巴,他眯了眯眼睛,抬起另一只手撩起那层酒红色的刘海,轻轻地在额头上落下一个吻。你一定会喜欢的。

这种任性的请求,不提出来他就不是レオさん了。朱樱司在恍惚之中轻叹了一口气。当然,他不答应他也不会是朱樱司了。







月永レオ的眼角本是上挑,凛冽起来气势绝不输人,但眉眼弯起来的笑模样却还是非常讨巧,语气飞扬起来甚至还带着一股子奶气,硬生生能把外表的年龄压下去好几岁。

“但是,不喜欢吗?”作曲家就是靠音乐为生,自然有一对聪慧灵敏的耳朵,才能捕捉到每一个小小的,来自各处的音乐。

这便是他大部分时间灵感的来源,他无时无刻都在汲取着这些细小的东西,再由耳进入脑,脑再传递给指尖,由手指握笔,汇聚成美妙的音乐盛典。

现在这双耳朵不仅巧妙地收集到了朱樱司小声小句的埋怨,也把那句埋怨底下有些加速的心跳尽数录入。

“……不喜欢。”朱樱司赌气地偏了点头,手缩了回来声波混着有温度的白气从口中传递给了对方。

不坦率的孩子。月永レオ脑子里下意识地整理了一下围巾,脑子里就出现了这个词。






刚下过雨的冬日,天气还是湿冷湿冷的。月永レオ说要出门看烟火的时候,朱樱司勉强赶跑了最后一丝困意,拽着月永レオ进房间换衣服。尽管只是上个天台,但露天的环境就代表着偏低的气温,这样一来非常容易感冒。

月永レオ被套上一个顶端带着绒球的毛线帽和一条围巾,使劲缩缩脖子就可以只露出一双眼睛在外头,他用这幅样子在正在套外套的朱樱司旁边猛的冒出头,收获了恋人的嘴角向上弯的一丝笑意,以及一个白眼。

天才作曲家接下来的大半夜并没有消停,他拉着朱樱司爬了好几层楼来到天台,死也不肯坐电梯,说是感觉阴森森地破坏气氛。朱樱司瞥了他一眼,心道レオさん才是最麻烦的那个因素。







可是再不坦率的孩子心里的声音是不会变的。月永レオ想着,手指拂过对方的眼角。

烟花开始歇息了,那些亮丽的颜色暂且销声,只在离开的时候带起火药味的尘土,但却为作曲家带来了一小片紫罗兰色的星空。

更加纯净而令人心动。

“ス~オ的眼睛……”他忽地凑近,指腹顺着到了对方的太阳穴,撩起了那撮酒红色的发丝,“比烟火,还要漂亮。”

朱樱司本应该对他这种莫名其妙前后内容根本无关的话完全免疫,然后装着生气的样子,把那个笑得毫无心机却让人觉得意外狡猾的家伙拖回家塞进被子里好好睡觉,但他偏偏现在什么都说不出来,手不自觉地攥紧袖口那点布料,心跳更加不受控制,快得他甚至觉得慌乱。

他把头偏到了极致,尽全力压制下自己颠簸的语调,小声的说:“莫、莫名其妙地说什么……”

“嗯,我倒觉得,这些都无所谓。”月永レオ喉咙里发出低低的笑声,他可是都看得听得清清楚楚。

“什……呃!”朱樱司蓦然睁大了眼睛,他直接扑着抱了过来,脸埋在他的颈窝里——又是毫无序章的举动。

明明都在一起这么久了,但还是抵挡不住レオさん猝不及防的肌肤接触。朱樱司甚至觉得,他们现在这个样子,更像是刚刚互诉心意的感觉。

……但也不坏。

“ス~オ新年快乐。”烟花又开始放起来,在夜幕开出朵朵火花,月永レオ的气息就在他的耳边,“新年的愿望是以后也和ス~オ在一起。”

朱樱司明白这再次绽放的烟火定是跨年的证明,他顿了顿,似乎是在下定什么决心,随后轻轻唤了恋人的名字:“……レオさん。”

嗯?月永レオ哼出一个疑问的鼻音。

“新年快乐,”朱樱司说的很轻,但却坚定无比,“……新的一年,愿望永远像现在这样。”

月永レオ眨了眨眼,说:“スオ要永远当个不坦率的孩子?好的,那么我也会一直爱着这个心口不一的孩子的♪”

果不其然,他看到了对方有些羞愤的神情。

但是,他就算记性再差,怎么可能不记得那时候的事?







当时是朱樱司先告的白,月永レオ惊愕地看着平时礼貌有能力带点傲气的红发青年还有点结巴地说出那种话,脸颊红得像上好的苹果,可爱地想让人咬一口。

那时候他当真觉得是老天爷在给他开玩笑,毕竟朱樱司,也可以说是他暗恋的对象。

但确认这不是什么玩笑之后,他们互相拥抱在一起。朱樱司当时就说:“现在最大的愿望是永远像现在这样。”

就像现在这样美好,已经过了好几年了。

接下来还有好多个新年,所以还有这样好多好多的“好几年”。

让我们迎接下一个“好几年”吧。






新年快乐。

『END.』

本来想搞成六十分的气味,发现对不上,算了吧(。)当我祝大家新年快乐。

我CP尊い!!!レオ司 is rio!!!就算只是个live互动也太可爱了!





最近还在打楚留香,山外云·茅舍槿篱/林浅若,侠客行·情累美人/苏霖,虽然我开学了不过一直有上欢迎找我玩_(:3 」∠ )_

评论(3)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