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霖浅若Cup

🍵Charling's Teahouse🍵

=茶霖


特长是单口相声

一个心理委员
不给打钱的那种

杂食推荐狂魔 易拖更 fo前慎重
随意取关 推荐戳你雷点别怪我没说清楚
不想因为这个再被人怼



头像—我家大猫猫Sena
背景@sudale



Fa迷妹 严重同担拒否


除熟人外未经允许请勿转载文章
就算东西不多也不要日我LFT谢谢

《如何织好一条围巾》/レオ司

*レオ司深夜六十分题目:围巾

*其实我想看的是笨蛋情侣相互吃醋

*年度OOC大作。





月永レオ最近觉得他的小男友有点怪,或者讲他心里有朦朦胧胧不舒服的感觉,这让天才作曲家懊恼地不得了。这好比你撸着猫摸得正爽结果猫尾巴一甩把屁股对着你就跑了,那种郁闷就是发自心底的。

再看看朱樱司,行为举止言谈依旧是一如既往的Marvelous,就这么一直盯着他看既没有透视效果加成直接看裸的也看不出所以然,只不过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最近是有一点比较反常,就是他最近往あんず那跑的有那么些频繁。

只不过他已经在和月永レオ交往,あんず更是他的“姐姐大人”,移情别恋的选项pass,但换成其他又完全摸不到头绪。

濑名泉说过,かさくん这小鬼能明目张胆地撒谎,那王さま嘴里的外星人袭击地球的事情就真的会发生。

但严刑逼供之下朱樱司抿着嘴硬是没让任何人从他这里套出一个有用的字眼来。

あんず现在都已经是有名的制作人了,每天跑东跑西,行程表满满的,却能抽出时间跟朱樱司待一起,实在令人不得不在意这肯定是有预谋的。

月永レオ趴在公寓客厅的茶几上,那一口气堵在胸口,直接导致灵感滞塞,笔拿在手上写也不是不写也不是。

公寓的客厅旁就是阳台,玻璃窗外的屋顶草地素裹银装,凉气附着在玻璃上朝着客厅一点点侵袭。橙发的作曲家忿忿不平地甩了笔,把自己那头毛挠得乱七八糟。

破碎的音符在纸上连不成完整的旋律,敲门声想起搅得人心思更乱,月永レオ手撑着地板坐起来,踩着棉拖鞋给人开了门,拖鞋踢踢踏踏的声音在房间里回响。门锁转动,朱樱司在门外摸了摸鼻子。

他今天忘记拿钥匙了。

门应声而开,朱樱司抬头刚想解释些什么,却被对方乱糟糟地邋遢样子吓了一跳,他赶紧拉着月永レオ进屋,结果在室内的作曲家手还没有他这个刚刚在外面来的暖和。

空调被打开,暖乎乎的风开始与凉气抗战。

气氛有点僵硬,两个人坐在沙发上都沉默地不说话,朱樱司的手握着月永レオ的手,在这种静的可怕的情况下,他们能感觉到对方手心里出的薄汗甚至是手上的纹路。

兴许是暖风开始占了上风,僵硬的气氛也开始融化。

“ス~オ……”

“Leader……”

……该死的,为什么会同时开口。

朱樱司深深吸了一口气,转头从包里拿出一根织好的围巾,针脚歪歪扭扭的处处都透露着初学者的气息,展开围巾上面的字倒是明显的很,“Tsukinaga Leo”。

“就是……不方便找濑名前辈,”朱樱司转过头支支吾吾,“找姐姐大人……更合适,去学习……如何织一条围巾。”

月永レオ顿了半天,才想起自己前些日子里自己曾说丢三落四把濑名泉以前织的那条围巾丢了,冷得去蹭红头发的恋人,凑在他耳边嘟嘟囔囔还把他圈在怀里写乐谱。

也难怪他一时想不起来,他灵感来了嘴速有时候跟不上脑速,噼里啪啦地就是一堆,只能说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暖气布满了整个房间,暖和起来的作曲家憋在心里的那口气在触及到那条围巾的时候变做了一句话。

“……ス~オ这哪里是去学如何织一条围巾。”月永レオ说。

这分明是去学如何抓住一个人的心。

—END—



感想:我不仅迟到了还写的狗屁不通我自刎谢罪。
@レオ司深夜六十分主页💖

评论(14)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