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霖浅若Cup

🍵Charling's Teahouse🍵

=茶霖


特长是单口相声

一个心理委员
不给打钱的那种

杂食推荐狂魔 易拖更 fo前慎重
随意取关 推荐戳你雷点别怪我没说清楚
不想因为这个再被人怼



头像—我家大猫猫Sena
背景@sudale



Fa迷妹 严重同担拒否


除熟人外未经允许请勿转载文章
就算东西不多也不要日我LFT谢谢

文手历程

14年-17年
涉及CP:勋鹿/繁星/快新/Leo司

一个奋斗史,再以前的玛丽苏找不到了(。)
大家看看就好。















14年8月

今天七夕啊。。。
吴世勋在树荫下看着树叶缝中透出的阳光,眯了眯那双好看的眼睛。
好多巧克力情书啊。。。
但是最后还不是全部给了自己那个看起来面瘫高冷无极限实际上吴杰超无下限尤其特别喜欢吃糖的表哥吴亦凡手里。
但实际上那是吴亦凡留着给张艺兴吃的。吴世勋知道。
“鹿鹿,你来干什么。”鹿晗,吴世勋在学校里唯一的也是高一年级同班的好死党。
“吴世勋。。。我。。。”鹿晗似是有什么事情不好意思说,羞红了脸。
“怎么啦~”只有对着鹿晗的时候,吴世勋才会露出鲜有的年糕音。
笑容挂在脸上,两个眼睛眯成月牙儿,弯弯的分外好看。
“这个,这个给你!”脸似乎更红了。
“咦鹿鹿你给我巧克力干嘛!”吴世勋看着递过来的牛奶巧克力,“你不是知道我不喜欢吃巧克力了的吗!”
“我自己做得,希望你吃吃看。。。”声音渐渐弱下去。
“唔。。。。”吴世勋拿了一个牛奶巧克力放进嘴巴里,“很好吃,但是我还是喜欢吃王老吉浪味仙!下次别忘了!”
“谢谢世勋,我先走了。”似乎还有什么没来得开口,带着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离开了。
“今天的鹿鹿怎么怪怪的。。。”看着那似乎落荒而逃的背影,吴世勋有点疑惑。












15年7月

宇宙未知的神秘星系,EXOPLANET。
“这次叫我们来有什么重要的事么?”坐在金碧辉煌的圆桌前,Kris轻笑。
“很重要的事。”Baekhyun脸上凝重的表情让Kris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Kris收起笑容,看向Luhan。
Luhan动了动手指,用意念移动的能力整理了下桌前的资料和报告,抬起头:“最近的报告和情况显示,幽冥快苏醒了。”
“真的么?”Chanyeol手心中冒出一簇火苗,“上次幽冥苏醒是多久前了?”
“Chanyeol,别玩了。”一些水浇灭了那簇火苗。Xiumin点头:“这可是正经事啊。快过了一亿年了,差不多了。”
Chanyeol默。
“哥哥们说的对。”一直没发声的Sehun说了一句,低着的头让人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Luhan探测到了他内心的不安,走过去递了杯水给他,拍拍他的肩:“忙内紧张了啊。”“Luhan哥,我。。。”他从没想过轮换了好几届SK最后封印幽冥的重担轮在他身上。
“四大元素之一的风可不能败在这里。”Lay安慰了最晚诞生的忙内。
Kai把水杯放在桌上:“得跑一趟地球。”
Tao叹气:“这次得去多久?”“不知道。”Chen敲了敲桌面,“早去早回,把所以准备事宜安排好尽快出发吧。”
“散会吧。”D.O站起身,“事情都说完了。”
=
幽冥,是所谓黑洞的人形实体。亿年苏醒一次,若不封印或打败,会造成星际大乱。
而卡巴拉生命之树是唯一可以与幽冥抗衡的圣物,只是没有人形实体,还维持着天狼星所有自然资源的运转。所以每一千年,卡巴拉生命之树会在不同时间时间孕育十二个生命体,分别继承十二种不同的异能——冰,意念移动,飞行(火龙),治愈(独角兽),水,光,雷电,火(凤凰),巨力(大地之力),时间,瞬间移动,风。
卡巴拉生命之树位于十二个国家的正中间,每个国家在有代表的异能,诞生的孩子会能力测试,测试后决定分配。卡巴拉生命之树的孩子会被定为未来的SK,并给他们取代号。
每一亿年,只有十二个SK去地球找到封印幽冥的材料,用异能合力封印他。
他们诞生后的生命之树显示出异常。
生命迹象逐渐减弱,叶子凋零。
有人说,看到了生命之树发黑腐烂的迹象。
上一届SK牺牲了自己把生命之树恢复了原样,迫不得已让十二个年轻的神星王继位。
仅百年,幽冥面临苏醒。
实际离一亿年还差整整九百年。










16年3月

深夜的天空被一朵又一朵绚丽的烟花点亮,入耳的还有许许多多充满合家欢聚快乐的人们,新年的到来似乎遍布每一粒灰尘,感染每一个角落。
充满欢喜的气氛却感染不到这里的这个房间,欢声笑语仿佛被隔绝一般。房间里的人感受到的,只有如草一般疯长的嘈杂。
被吵醒的人此刻带了一点点起床气的味道,原本柔顺的头发成了鸟窝。工藤新一睁着朦胧的眼睛挠了挠头,在确定真的无法再次睡着之后,决定起床。
洗漱完毕后,甚至懒得去梳梳自己凌乱的头发,直接躺倒在沙发上,用手臂遮住自己的眼睛。
——很疲倦。
外面的声音稍稍的平息下来,工藤新一拿掉自己遮住眼睛的手,目光直直地盯在天花板的灯上。天花板上的灯散发出柔柔的光线,照亮了工藤宅大厅。
“叮咚——”门铃在这时候响了起来,不知道是谁。大概是阿笠博士,工藤新一这么想着缓缓地坐起身来,毕竟除了博士也没人会这个时间来工藤宅。
疲惫的身心让睿智的侦探忽略了很多事,比如阿笠博士每晚都会睡得很熟,除了自然醒或者憋醒没人能叫的动他。除了灰原哀。但想想就算灰原再怎么想整他也不会半夜来午夜凶铃。这是放在平时侦探一瞬间就能做出的推理。
连续几天的调查疑案,就像打了鸡血一样的搜寻线索,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精神高度集中。放松下来后结果便是疲累的身心。本想好好休息的侦探却被新年的烟花炸醒到无法入睡。
踩着有些拖沓的步伐开了门,却不是想象中的阿笠博士。
带着黑色鸭舌帽的青年低低地压着帽檐,手上拿了一个包裹:“你好,快递。”
“这个时间压根不可能有快递员还在工作,而且现在过年,你觉得还有哪家快递公司还在工作?”勉强集中精神打量起面前的“快递员”。嗯…和他一样大…长得一样高…身上有股甜食的味道?
“不愧是名侦探啊,高强度的精神集中还没有好好休息的情况下还能维持正常人思路。”黑色帽子下的人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味不明。













16年12月

傍晚天空的暮色总让我心情愉悦,因为他预示着黑夜的到来——那是属于我的时刻。
坐在树上悠哉地伸个懒腰,我微微活动了一下身后那对翅膀,准备在太阳最后挣扎的血色下默默欣赏夜幕来临,让那寂寥的深邃的蓝黑遮没我的身影。白昼总是让自己分外的显眼,总会出现一些意料之外的事——黑夜才是我的专场,我可以从高处俯视那些愚蠢的人类做出的无聊举动,随后漫无边际地打发着永恒的生命里这些可有可无的时间。
我复习了一下脑海里的那副路线,尽管我对它已经熟悉到闭着眼也可以过去。我挥着翅膀降落在那个教堂的两百米的地方,四周没有任何人影,我收起翅膀,放轻脚步悄悄溜了进去,心里是恶魔不同于平时的毫无波澜,是少有的兴奋。
这座教堂是神的教堂,一个不得了的地方,天使甚至神会在那里诞生,招摇的恶魔会被安上侵扰的罪名——会有神罚。对我来说,这着实是个不怎么合适的地方。
“スオ——☆”我从嫩绿色的草坪上轻手轻脚地绕到他的背后,伸出双手环住他的腰。他像第一次见到我那样吓了一跳:“真是的……下次请您不要这么毫无征兆的出现啊。”意料之中的说教,我把头搁在他的肩膀上蹭了蹭,小声嘀咕了一句你又不讨厌这样。スオ的脖子沾染到了些许从我口中呼出的热气,我感受到他轻微地颤抖了一下。
我笑了一下,随即把他打横抱起。白袍柔软的触感轻柔地抚过我的皮肤,还有怀里的人暖融融的体温传达到恶魔冰冷的心里,我看着スオ的红发在夕阳的余晖下泛起的金光,第一次觉得夕阳是个好东西。













17年8月

濑名泉对现在的状况非常头疼。
他的面前,月永レオ和朱樱司——也可以说是已经成名的外科医生和他推荐过来给月永带的实习生,两个人视线相撞,已经蔓延开来的火药味有点刺鼻,目光还可以碰擦出电光来。
“那个,我说,你们两个……”
两个人的目光一齐把脸转向他,一个坐在转椅上一个站在一旁,背着窗户透过来的夕阳映得脸上一片阴影,眼睛里还没收敛完毕的锋锐刺得饶是他也有点说不出话。
“我继续保持意见。我顶多看在セナ的面子上带你这个小鬼,什么我们母校出来实习成绩优秀我可通通不待见,手术刀都拿不稳的废物呆在我手底下我尤其嫌弃。”
月永レオ率先打破尴尬的沉默,他眯起眼翘着腿,言语依旧没有收敛锋芒的意思,还就是干脆利落的拒绝味道。
濑名泉也是第一次看见这位可以说是老气横秋的后辈如此沉不住气。朱樱司垂在身体两侧的双手攥成拳,面色有点阴沉,开玩笑一点就是印堂发黑,估计是被他们的王さま气的不轻。
昔日偶像在脑海原本的光辉形象碎裂得完全,还被莫名其妙数落了好一番,换谁谁都受不来,更何况かさくん这种小鬼表面看起来努力而且谦逊有礼,实际上也是个心高气傲的主。







还是,有进步的吧(。)

评论(8)
热度(7)